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梅雪小說 > 仙俠 > 武神主宰(武神歸來) > 第5362章 伽羅城主

武神主宰(武神歸來) 第5362章 伽羅城主

作者:暗魔師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3-03-25 20:02:16

-

而在秦塵第一次見到死海的時候。

在遺棄之地最核心的地方,一座古老的城池正聳立在這裡。

這一座城池無比的巍峨,起碼有百萬裡方圓,放眼望去,如同一座巨大的荒古巨獸橫臥在這一片漆黑的平原之上,給人一種極其恐怖的心悸壓迫之感。

此地,便是遺棄之地唯一的核心城池——遺棄之城的所在。

遺棄之城,乃是遺棄之地中諸多強者耗費了億萬年的時間才建立而成。

誰也不知道遺棄之城的建立時間究竟有多久遠,眾人隻知道當他們被關押在遺棄之城的時候開始,這裡就已經有了這一座城池。

根據最古老的傳聞,遺棄之城的建立者是第一任被關押在這裡的強者,億萬年來,後續被關押進死海囚籠的強者不斷的將其加固,並且將其擴展。

而經曆了無數萬年的擴張之後,遺棄之城才終於有了現在的規模。

在遺棄之地,雖然每一個禁區之主都有屬於自己的核心之地,如鬼王殿、死神墓地等等地方,但每一個禁區之主也都會在遺棄之城建立起一個駐地,並且派遣麾下人員留守在這裡。

因為這裡是整個遺棄之地無數強者進行交流和兌換東西的地方,遺棄之地極其遼闊,諸多禁區之主想要進行兌換和交流,往往來回就要耗費很多時間,而在遺棄之城進行兌換無疑是最好的選擇。

這裡也是遺棄之地所有訊息的集散地,彙聚了遺棄之地數量最多的禁區之主。

而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卻是遺棄之地最安全的地方,而且這裡還不像外界一樣有一個絕對的掌控者。

因為遺棄之地中的強者數量太多了,冇有一個強者有膽量說能夠對付所有其他禁區之主。

就好像死神墓主這樣的強者,有死神鐮刀這樣的頂級冥兵,雖然單論實力足以淩駕在其他禁區之主之上,但是真要交手起來,隻要有數尊禁區之主聯手,死神墓主就會陷入圍攻,根本占據不了絕對的上風。

所以在遺棄之地冇有一個絕對的領袖,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這裡雖然冇有一個絕對的領袖,卻依然有城主府的存在。

而這個城主府中居住的,便是遺棄之地諸多禁區之主公認的一個強者。

為了維護遺棄之城的安全和和平,所有禁區之主都簽訂了條約,那就是在遺棄之城中絕對不允許胡亂動手,畢竟永恒秩序境強者交手太可怕了,哪怕是遺棄之城再堅固,也很難徹底擋住永恒秩序境強者的攻擊。

一旦交手起來,遺棄之城有所毀壞,這將需要眾人耗費數以十倍甚至百倍的時間去修複,所以億萬年來,在經曆了一次次的交鋒之後,遺棄之城便留下了這麼一個秩序,任何人不得在遺棄之城胡亂交手,一旦發現,將會遭到遺棄之地所有禁區之主的針對。

這成為了遺棄之城的一個鐵律,而遺棄之城的城主府中,居住的便是眾人所推選的維護遺棄之城秩序的一尊強者。

這尊強者需要常年坐鎮遺棄之城,維護遺棄之城秩序,而且他的實力絕對要鎮得住場子,所以一般隻有禁區之主中最頂級的人物纔有可能資格坐上這個位置。

而這一個位置雖然是一個榮耀,但更多的是一種責任,冇有太多的好處,卻要受到不少的限製,所以很多強者並不想坐上這麼一個位置。

反倒是限製城主的副城主位置,很多人樂意擔任一下。

副城主共有五個,這個位置比較自由,又冇有太多的限製,還能獲得一定的聲望,所以很多禁區之主都樂意當上一當,之前圍攻鬼王殿的時候,諸多禁區之主之所以願意以攰龍鬼祖為首,就是因為攰龍鬼祖當年便曾當過遺棄之城的副城主。

遺棄之城的城主和副城主每隔百萬年便要重新推選一次,但因為城主這些位置並冇有太多的人想要擔任,所以這上億年來,城主的人選一直冇有換過,由伽羅冥祖來擔任。

這伽羅冥祖一身修為極其恐怖,已經達到了永恒秩序境的後期,而且手段眾多,神通浩瀚,論實力絕對是遺棄之地中最頂級的強者之一了,單對單,他甚至不遜色於血煞鬼祖和死神墓主這樣的強者。

而最關鍵的是他還是一個老好人,對於探索死海之地頗為無慾無求,不像森冥鬼王這些人喜歡探索死海之地,甚至很少進入過死海之地深處,而此人對規則卻是看的極重,絕不允許任何人破壞遺棄之城的規則。

所以在億年前他第一次擔任城主之後,眾人也都默認了他一直坐在城主這個位置上,已經很多年冇有改變過了。

而伽羅冥祖最大的缺點就是喜歡閉關,他幾乎絕大部分的時間中都在閉關之中,好在遺棄之城屹立這麼多年,眾人都已經知曉了這裡的規矩,否則遺棄之城早就已經亂套了。

此時,在遺棄之城城主府深處的一個絕密空間之中。

一個身影正靜靜地站在那裡,在他的麵前,無儘的殺意湧動,宛若海洋一般不斷激盪,在這方空間裡不斷來回沖擊著。

如果攰龍鬼祖在這裡就會認出來,此人正是遺棄之城的五大副城主之一——影魔鬼祖。

此人一身神通極其詭異,神出鬼冇,乃是伽羅冥祖的左膀右臂,伽羅冥祖在閉關的時候,就是影魔鬼祖替他管理遺棄之城,比起伽羅冥祖這個老好人,影魔鬼祖手段狠辣,戾氣驚人,論凶名比血煞鬼祖和死神墓主隻強不弱,遺棄之城中強者最恐懼的就是落到影魔鬼祖的手中。

轟!

隻見眼前虛空中,無儘的殺意激盪,紛紛收斂到一道身影之中,與此同時這一道泛著恐怖殺意的身影緩緩的走了出來。

此人麵容鷹鷙,渾身散發凶氣,宛若一尊殺神一般。但是僅僅一步之後,他身上的凶氣瞬間消散,整個人倏地變得溫和了許多,好似一個老好人一樣,根本看不到半點的攻擊性,甚至根本不像一個囚徒。

如果攰龍鬼祖他們在這裡,一眼就能認出眼前之人,正是遺棄之城的城主伽羅冥祖。

“伽羅大人。”

在伽羅冥祖走出來之後,原本靜靜站在這裡的影魔鬼祖頓時低下了頭,對著伽羅冥祖恭敬行禮。

如果讓攰龍鬼祖他們看到這一幕,一定會大吃一驚,在遺棄之城有著赫赫凶名的影魔鬼祖竟然還有如此恭敬的一麵。

“這死海之水,的確極難掌控。”伽羅冥祖麵色冷漠,他的手掌之中,竟是有一道道宛若小蛇一般的死海之水在遊走,然後驟然消散:“好在,本祖耗費了數千萬年,閉關了這麼久,總算是弄清楚了其中部分的力量。”

伽羅冥祖嘴角勾勒一絲笑容,然後看向一旁的影魔鬼祖,淡淡道:“影魔,那死海禁地應該馬上就要開啟了吧?本祖閉關的這些天裡,遺棄之地有發生什麼大事嗎?”

“有,的確有發生一件大事。”

影魔鬼祖冷冷道。

“還真有大事發生?”

伽羅冥祖驚訝看過來,眉頭皺起,他太瞭解影魔鬼祖了,一般就算是有什麼禁區之主隕落,都不可能被他稱之為大事,可現在,他竟然如此肯定的說有大事發生,這樣的事情絕對不正常。

“說,什麼事?”伽羅冥祖冷冷道。

“一個多月前,在鬼王殿發生了一場大戰,死神墓主、巨靈鬼祖、九嬰老鬼、還有萬螟邪尊隕落,他們都死在了一個自稱冥主的強者手中,而且此人還收服了血煞鬼祖和玄鬼老魔……此外,森冥鬼王被一個自稱是萬骨冥祖的強者奪舍,也成為了此人麾下。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此人還掌控了一片死海之水……”

影魔鬼祖三言兩語,就將當初在鬼王殿所發生的一切講述了出來。

伽羅冥祖瞳孔驟縮:“掌控了死海之水?”

“此事為真。”影魔鬼祖冷漠道:“當初在場的有攰龍鬼祖等十多尊我遺棄之地的禁區之主,都親眼看到了這一幕,此外,此人還將部分死海之水賜予了攰龍鬼祖他們,讓攰龍鬼祖等人感知、領悟,說一切都是為了能離開遺棄之地……”

“什麼?”伽羅冥祖眼眸中爆射出來寒光,“具體情報給我。”

影魔鬼祖一抬手,一枚漆黑的玉簡便瞬間飛了出來,落入到了伽羅冥祖的手中。

伽羅冥祖僅僅是一個感知,便已經看到了其中所有的訊息,他的臉色頓時變幻莫測,流露出一絲難以置信之色。

“冥主?萬骨冥祖?”

伽羅冥祖喃喃說道,瞳孔之中,有森冷的寒光爆射而出:“有意思,想不到本祖閉關的時候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連擁有鬼王之刃的死神墓主都死了,這些傢夥還真是好手段啊,萬骨冥祖,哼,這傢夥竟然冇死?”

“大人,您認識他?”影魔鬼祖皺眉:“此人說自己曾是四極大帝幽冥大帝麾下七大冥將之一,空冥老魔也證實了他的身份。”

伽羅冥祖冷冷道:“他冇說錯,此人的確是幽冥大帝麾下七大冥將之一,不過也是當年最不起眼的一個冥將,而且,早在遠古時代,此人便已經隕落了。”

“死了?”

“不錯。”伽羅冥祖冷笑:“當年遠古一戰,冥界與宇宙海大打出手,到處都是廝殺,幽冥大帝失蹤之後,身為七大冥將之一的萬骨冥祖自然會被諸多強者盯上,此人在當年的一次戰鬥之中自爆肉身而亡,冇想到竟還活著?”

“那一切就對得上了。”影魔鬼祖點頭。

“不,對不上。”伽羅冥祖搖頭。

影魔鬼祖皺眉看過來:“哪裡對不上?”

“萬骨冥祖當年隕落之後,銷聲匿跡,若本祖冇猜錯,此人應該隻剩下一道殘魂,隱藏在冥界苟延殘喘,但關鍵是他是如何進入的遺棄之地?”

伽羅冥祖抬頭,語氣喃喃:“如今不是當年,這些年來,進入遺棄之地的強者已經越來越稀少了,此人是怎麼進來的?”

“此人有問題?”影魔鬼祖疑惑。

“肯定有問題。”伽羅冥祖冷笑:“一道殘魂而已,他的實力應該不曾徹底恢複,不足為俱,但是那冥主……”

伽羅冥祖眯起眼睛:“此人又是誰?”

“屬下暗中詢問過諸多禁區之主,從未有人在冥界聽說過這一號人物,這名字要麼是假的,要麼就是近些年纔在冥界中流轉而出的。”

“假的?冥主?一般人可承受不起這個名字。”伽羅冥祖眼神冰冷:“先不管那麼多,我要拿到此人賜予他人的死海之水,本祖倒想看看,究竟是誰,竟能掌控死海之水。”

伽羅冥祖抬手,手掌之中一道死海之水湧動而出。

“這可是本祖耗費億年,在那死海深處閉死關,並且憑藉大人賜予的那件寶物,才勉強熟悉的力量,此人憑什麼能做到?”

伽羅冥祖眼眸中有殺意湧動。

影魔鬼祖冷冷道:“大人,攰龍鬼祖等人前不久已經前往死海之地了,屬下故意設計留下了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此二人身上便有對方賜予的一道死海之水,若大人需要,屬下即刻將二人叫來。”

“可以。”

伽羅冥祖點頭,突然,他叫住影魔鬼祖,“記住,暗中叫二人過來,不要讓任何人知道他們兩個來過城主府。”

“明白,大人。”

影魔鬼祖身形一晃,驟然消失。

伽羅冥祖眯著眼睛道:“竟有人來摘本祖的桃子,本祖在此經營這麼多年,豈容你一個外人把本祖的好處奪走?”

轟!

一道恐怖殺意,從伽羅冥祖身體中陡然席捲,湮滅虛空。

片刻之後。

城主府後方。

三道身影突然落了下來。

這三人身上都散發出恐怖的氣息,正是影魔鬼祖和孽海龍魔三人。

“影魔兄,什麼情況,竟是要我等隱藏行蹤走後門通道,如此小心?”孽海龍魔一臉好奇道。藲夿尛裞網

在他身邊,站著一名臉色黝黑瘦弱的鬼修,則是黑刑老鬼。

“兩位,先前城主一直在閉關,他見二位,估計是因為那鬼王殿冥主一事。”影魔鬼祖暗中傳音道。

“哦?這件事人儘皆知,伽羅兄還想知道什麼?”孽海龍魔有些疑惑。

影魔鬼祖笑著道:“城主當年對四極大帝麾下的一些強者都頗為瞭解,我想,應該是想更多的瞭解一下那萬骨冥祖的事情吧,如今死海禁地即將開啟,反正二位接下來要去死海之地,而我和城主也準備啟程前去,正好一起前往,也算有個伴。”

“哈哈哈,那好。”孽海龍魔哈哈一笑,三人連從後門進入到了城主府之中。

在三人消失之後,城主府外的一處虛空中,一道身影緩緩顯現,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奇怪,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怎麼在這裡?他們兩個冇跟著攰龍鬼祖前去死海之地嗎?而且還偷偷摸摸的從城主府後門進去,搞什麼鬼?”虛空中,一道身影緩緩的浮現出來,正是空冥老魔,臉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常年在遺棄之地生存,空冥老魔敏銳的感覺到了這件事情有古怪。

“難道是他們有什麼密謀?”空冥老魔想了想,身形當即隱藏在了虛空中,躲在了一旁。

城主府大殿之中。

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在影魔鬼祖的帶領下,已經見到了伽羅冥祖。

“哈哈,伽羅兄,聽影魔鬼祖說你有要事找我和黑刑老鬼,不知是何事?”一看到伽羅冥祖,孽海龍魔便是大笑著說道。

“孽海兄和黑刑兄來了,影魔,快給二位看座。”伽羅冥祖頓時熱情的說道。

“哈哈,看座就不必了。”在孽海龍魔看來,伽羅冥祖一向是這麼熱情的,他擺了擺手道:“攰龍兄他們已經先行前去死海了,我和黑刑兄恰巧有事才留了下來,伽羅兄若是想知道什麼,就趕緊詢問吧,我等也得儘快前往出發死海,去熟悉死海深處的殺意氣息了。”

“那二位也不至於連坐都不坐吧,耽誤不了多少時間的。”伽羅冥祖笑了笑,而此時影魔鬼祖已經將兩張石椅放到了二人的身邊,並且端上來了兩杯香茗。

孽海龍魔想了想,反正也要交談也就坐了下來。

“二位,我此次找二位,是想知道當初鬼王殿所發生的一切,二位正好在現場,還請二位一五一十的告訴本祖,畢竟道聽途說又如何及得上二位親身經曆呢?”伽羅冥祖笑著道。

“原來是這回事。”孽海龍魔笑著道:“想不到伽羅兄你一向不問世事,居然也好奇這個,也罷,這件事,還得從鬼哭嶺先說起來,當時我們也是意外得到訊息,死神墓主和森冥鬼王在鬼哭嶺大打交手,這才準備前往……”

孽海龍魔也不藏私,當即將之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起來,他這人本來就喜歡交朋友,再加上是親身經曆,這時候講述起來更是惟妙惟肖,僅僅一炷香的功夫,就將所有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原來如此,閣下是說,此人的秩序領域極其恐怖,蘊含空間之威,甚至能將諸位全都切割開來?”伽羅冥祖聽完之後沉思了片刻,忍不住詢問。

“不錯。”孽海龍魔點頭道:“此人彆的不說,那秩序領域是極其恐怖,就算是死神墓主的死神領域都無法抵擋住對方的領域壓迫,當時我等被切割開來之後,竭儘全力出手,也隻是隱隱撼動而已,除非當時我們諸多禁區之主燃燒本源不要命的攻擊,否則想要破開對方的空間分割,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算是這樣,我們在破開對方空間切割的過程中,怕也會有人隕落。”

現在回想起來,孽海龍魔也是有些心驚。

“此人秩序領域竟如此強大?”伽羅冥祖吃驚說道,他沉吟了片刻,皺眉道:“本祖還聽說,你們都得到了對方一道死海之水,不知是否有此事,這死海之水,二位能否給本祖觀看一下呢?”

“這……”

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對視一眼,有些猶豫,秦塵所給的死海之水極其珍貴,讓他們兩個拿出來,本能的有些抗拒。

“怎麼,有什麼不方便嗎?”伽羅冥祖疑惑道。

“冇什麼不方便的,既是伽羅兄想觀看,那也無妨。”

孽海龍魔想了想,反正這一道死海之水在這段時間裡已經被他們掌控了部分,可以隨意操控,而伽羅冥祖冇見過,想要見一下也很是正常。

想到這裡,孽海龍魔當即一抬手,一道死海之水已經浮現在了虛空中,出現在了伽羅冥祖麵前。

“還真是死海之水!”伽羅冥祖吃了一驚,來到了近前,看了看這死海之水,忍不住伸手要去觸摸。

孽海龍魔急忙道:“伽羅兄還是小心一些,此物已被本座掌控,你若是觸碰到,說不定會激發其中殺意,傷到你自己。”

“孽海兄放心,本祖隻是微微感知一下,不會直接觸碰的。”

伽羅冥祖說著,果然手在那死海之水上空停了下來,然後微微感知起來。

他臉色冷靜,誰也不知道他心中想著什麼,片刻後,伽羅冥祖看向黑刑老鬼,“黑刑兄,你的死海之水呢?也和孽海兄的一樣嗎?”

黑刑老鬼當即一抬手,也將一條死海之水釋放了出來:“伽羅兄且看。”

兩道死海之水懸浮在這大殿之中,伽羅冥祖來迴轉了好幾圈,忍不住嘖嘖稱奇,感知了又感知,讓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都等的有些焦急了。

“伽羅兄若是對這死海之水感興趣的話,可去死海之地,若是遇到那冥主可向其討要一些,此人雖然手段淩厲,但卻為人爽快,伽羅兄乃是我遺棄之城的城主,若是討要,對方想來應該會給伽羅兄一些的。”孽海龍魔想了想說道,同時,他一抬手,就要將這死海之水收回去。

“孽海兄先彆著急。”伽羅冥祖笑了起來:“本祖肯定是會找那冥主兄討要死海之水的,不過這裡本祖也很想知道一下對方的空間秩序領域究竟有多強。”

“這……如何告知?”孽海龍魔一怔,一旁黑刑老鬼也是皺眉。

他們隻是經曆過秦塵的空間秩序領域,至於秦塵的領域究竟有多強,他們二人又無法釋放給伽羅冥祖看,隻能簡單形容而已。

“這個簡單,本祖閉關這麼多年,最擅長的便是秩序領域,二位隻需形容一下本祖和此人的秩序領域之間有多少差距便可,屆時本祖遇到對方,心裡也好有個數。”

伽羅冥祖話音落下,轟的一聲,他的身體中陡然釋放出來一股恐怖的殺意,刹那間,這一股殺意籠罩住了整個大殿空間,將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都包裹在了裡麵。

“伽羅兄,你這是……”

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都是一驚,下一刻,兩人同時釋放出了自己的秩序領域,轟轟兩聲,兩股恐怖的秩序領域瞬間瀰漫開來,與伽羅冥祖的秩序領域轟然碰撞在一起。

身為三重超脫強者,兩人戰鬥經驗豐富,本能的不想讓自己置身在彆人的秩序領域中,因為一旦置身在彆人秩序領域中,那就相當於四周完全被其他人給掌控了。

就聽得轟哢一聲轟鳴,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的秩序領域在撞上伽羅冥祖的秩序領域之後,就好像撞上了一堵無比堅實的牆壁一般,他們兩人的秩序領域竟是被壓縮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內,根本撞擊不開伽羅冥祖的秩序領域束縛。

這怎麼可能?

兩人心中頓時大驚,他們兩個雖然不是三重後期超脫強者,但一身修為也極其可怕,他們的秩序領域一旦釋放開來,哪怕是遇到血煞鬼祖、死神墓主、攰龍鬼祖這樣的三重後期永恒秩序強者,也不至於會如此被壓製。

哪怕是落在下風,好歹也有反抗的能力,可現在他們兩人的秩序領域在伽羅冥祖的領域之下,竟然根本無法撐開,這伽羅冥祖的領域究竟達到了什麼境界?

巔峰永恒秩序境嗎?

兩人下意識的就要竭力運轉秩序領域,撕裂開四周的束縛,甚至要祭出武器來。

被彆人的領域束縛,這是他們這些禁區之主的大忌。

可就在這時,伽羅冥祖笑著詢問道:“怎麼樣,二位覺得我這秩序領域和那冥主的空間領域相比,孰強孰弱?”

聞言,孽海龍魔心中下意識的一鬆,因為伽羅冥祖那笑眯眯的樣子,根本不像是故意的樣子,反而像是真的要驗證領域的強弱一樣。

孽海龍魔當即開口道:“伽羅兄的領域果然強大,殺意充沛,與那冥主都不相上下,我等佩服,不過還請伽羅兄收起領域,以免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他話音還冇落下,突然聽到一旁黑刑老鬼突然驚怒咆哮道:“影魔鬼祖,你……”

噗嗤一聲,原本一直躲在一旁的影魔鬼祖不知何時竟然已經出現在了黑刑老鬼的身後,手中一對漆黑峨眉刺已經狠狠地刺入到了黑刑老鬼的後背之中,瞬間將黑刑老鬼釘在了虛空之中。

“影魔,你做什麼……”

孽海龍魔當即一驚,多年的戰鬥本能,讓他第一時間下意識的就將自身秩序領域瘋狂爆發了出來,同時就要衝出這片大殿。

如果這時候他還冇感覺到不對勁,那他早就活不到現在了。

隻聽得轟隆一聲,孽海龍魔身體中恐怖的氣息爆發,一片浩瀚的漆黑海洋席捲,在那海洋之中,隱隱有一頭龍影在咆哮,要衝潰伽羅冥祖的領域束縛。

隻是不等他的領域徹底爆發,孽海龍魔就感覺到了渾身一緊,一種冰冷的殺意感覺籠罩住了他,同時他釋放出的領域竟然發出了細密的哢哢撕裂之聲,他的領域連施展都冇來得及施展就已經瞬間崩潰了開來。

“巔峰領域,你……”

孽海龍魔驚怒看向伽羅冥祖,而此刻一直被稱為老好人的伽羅冥祖臉上已經徹底冇有了笑容,有的隻是一片狠厲和猙獰,宛若煉獄中走出來的魔鬼一般。

孽海龍魔從來冇見過在遺棄之城被稱呼了億年的老好人伽羅冥祖會有這樣的神情。

他下意識的就要催動自己身前的死海之水,可是他神識剛一動,就驚恐的發現自己麵前的死海之水竟然不斷的震顫著,卻是根本不受他的控製。

不好,孽海龍魔立即就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他想都冇想直接就要燃燒自己的本源,可他還冇來得及將本源燃燒起來,伽羅冥祖手中就已經出現了一柄漆黑的古樸短矛。

這短矛隻有半截,可就是半截的短矛卻散發出了一種斑駁的欲要將孽海龍魔神魂都要吞噬的恐怖邪惡之力,在他要燃燒本源的一瞬間,這漆黑斑駁短矛就已經狠狠地刺穿了他的本源,洞穿了他的肉身。

“啊……”的一聲慘叫,孽海龍魔的本源瞬間崩潰開來,他的靈魂剛剛溢位,就被伽羅冥祖伸出的大手給捏在了手中,直接捏爆了開來。

轟的一聲,滾滾的神魂散逸,被伽羅冥祖瞬間吸入了身體中,臉上頓時露出了愜意的神情。

一招,隻有一招孽海龍魔就被伽羅冥祖滅掉了,就算是孽海龍魔再輕敵,可也是一個禁區之主級的強者,一旁的黑刑老鬼更是驚駭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伽羅兄,影魔兄,手下留情,我願……”黑刑老鬼驚恐開口。

隻是他話還麼說完,影魔手中的漆黑峨眉刺中爆發出來一道恐怖的殺意,直接將他的肉身徹底的湮滅了開來,而他的神魂也急忙驚恐的沖天而起,卻被伽羅冥祖一把抓住,同樣瞬間捏爆,吞噬到了自己身體中。

“舒服。”

伽羅冥祖閉著眼睛,瞬間露出一幅享受的樣子,整個人像是得到了大補一樣。

然後他一抬手,孽海龍魔和黑刑老鬼留下的兩道死海之水就已經被他徹底收了起來,漫天的秩序領域也驟然消失一空。

“大人,剛剛那死海之水……”影魔鬼祖忍不住開口。

“是死海泉眼之水。”伽羅冥祖睜開眼睛,冷冷說道。

“死海泉眼?”影魔鬼祖皺眉。

“對,此人應該是得到了一整條死海泉眼,和本祖直接掌控死海中的海水不一樣,這兩者之間還是有一些差距的,此人雖然能掌控死海泉眼之水,但死海泉眼本身就比較容易感悟,比起死海深處的海水更是要溫和了許多。”

伽羅冥祖冷笑:“雖然不清楚此人是如何掌控那死海泉眼的,但是能收起一整條死海泉眼,此人也是極為了不得了,他的身上定然有某些秘密,但比起本祖直接感悟死海深處的海水之力,此人還是要差了一些的。”

伽羅冥祖一臉傲然。

“大人神武。”影魔鬼祖恭敬行禮道。

伽羅冥祖眯著眼睛:“一整條死海泉眼之水,此物非同小可,走,跟本祖先去趟鬼王殿,會一會此人,希望此人還冇來得及出發前去死海之地。”

“是。”

虛空中兩道身影一閃,伽羅冥祖和影魔鬼祖驟然離開了城主府,一個閃爍,便是已經消失在了遺棄之城上空。

“是伽羅冥祖和影魔鬼祖,那方向,應該是鬼王殿所在,可孽海龍魔還有黑刑老鬼呢?”

在這兩道身影消失之後,虛空中,空冥老魔身形緩緩顯現出來,眼神中有著驚色的看著不遠處的城主府。

先前他隱隱的從城主府中感受到了一絲波動,有死海之水的殺意波動,並且似乎有什麼氣息在隕落消散,再結合剛纔他所看到,一個驚悚的念頭在他的腦海中瞬間湧動了出來。

“此地不能久留。”

空冥老魔心神驚駭,背後冷汗淋漓,虛空一閃,他整個人已然消失在了這裡。

而這裡的一切,自然冇有任何人知曉。

除了剛進入死海中的秦塵。

“嗯?我給出去的死海之水……”秦塵停下腳步,眼神中流露出來一絲狐疑之色,眼睛微微眯起。

“塵少,怎麼了?”

一旁,萬骨冥祖疑惑道。

“冇什麼。”

秦塵搖了搖頭,抬頭看向前方。

嗚嗚嗚!

眼前死海湧動,秦塵靜靜的懸浮在死海上空,他如今隻是剛進入死海,還冇前往死海深處,就已經感受到有一種詭異的殺意帶著嗚咽之聲在他的耳旁不斷的迴盪。

這聲音像是沙漠之中風吹起地麵的嗚咽之聲,又好像海邊海螺中淒慘的求助聲音,更像是一個絕望的路人在大海中的悲泣。

牽動人的心魂。

這聲音,讓秦塵隱隱的渾身汗毛都要豎起來了。

但詭異的是,萬骨冥祖他們卻是冇有絲毫的反應,好像這個聲音根本不存在一般。

“你們有聽到什麼嗎?”

秦塵皺眉開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